• 图书展示
您还可能喜欢看这几本书
小鬼儿——彩乌鸦系列

条码:2N19-4766        作者:(德)荷尔拜茵,(德)荷尔拜茵 著,周佳音,王燕生 译
出版社:21世纪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5-9-1
年龄(岁): 8-10(3-4年级)
主题: 趣味 儿童文学(文字书)

加入到书架收藏到书单设为关注书
内容简介
九岁的男孩尤斯丁有一个秘密的、甚至是想想都有点恐怖的朋友——小鬼儿。他每天每天要做的事,就是如何帮助小鬼儿在人间做一件真正卑鄙恶劣的事——这是地狱之主对小鬼儿的考验。否则,小鬼儿一家就会被赶出地狱。可是,小鬼儿每做一件坏事最后都莫名其妙地变成了好事,因此小鬼儿被地狱之主一点点地剥夺了做鬼的资格。最后小鬼儿终于做了一件“很坏”的好事,通过了考验,可以留在地狱做一个真正的鬼了,可是,人间却多了一个善良可爱的小男孩。
编辑推荐
少儿时代的阅读是会影响终身的,“彩乌鸦”系列的出版,为中国孩子的阅读提供了一串诱人的书目。
该丛书已出版16本,是德语国家当代最优秀儿童文学作品在中国的首度规模性汇集,其中包括幻想文学大师米切尔·恩德的《兰心的秘密》,德国文学巨匠奥得弗雷德·普鲁士勒的《小女巫》《小幽灵》《小水精》,被誉为“描写童心童趣的当代儿童文学经典之作”的《我和小姐姐克拉拉》,以及深深打动不同国籍的小读者反映童恋问题的小说《本爱安娜》。
与同类引进版图书相比,这套21世纪出版社出版的童书具有形式多样、题材广泛、内容精彩、趣味高雅、贴近儿童的显著特点。它的出版,给中国小读者带来了非同寻常的阅读快感,同时也为评论家和儿童文学作家提供了可资研讨借鉴的样本和激发灵感。
九岁男孩尤斯丁有一个没有人知道的朋友小鬼儿;小鬼儿也有一个没有鬼知道的朋友尤斯丁!一对充满爱心的作家夫妇写下的通篇鬼言鬼语的成长故事。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尤斯丁本来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九岁小男孩,跟大多数九岁小男孩一样,他还是挺愿意上学的(大多数情况下,不是太愿意),也能带回家一些好分数(大多数情况下,他带回家的分数还是不错的),夏天他喜欢骑自行车,还有一大堆好朋友。总而言之,他完全是一个普通的男孩儿,跟你和我一模一样,可以这么说。
  惟一特殊的地方是他有一位朋友(但是这一点没有人知道)。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朋友,不是那种在学校里或者放假时就能结识的朋友,也不是那种下午约到一起去玩耍,或者夏天一起去露天游泳场、一起去踢足球的朋友。
  确切地说,他根本就不是小男孩。
  当然也不是小女孩。尤斯丁的这位秘密朋友是一个小鬼儿。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不能对任何人谈论这位朋友的原因之一。另外一个原因是,任何人都看不见这个小鬼儿,除了他。
  也许这样更好。假如尤斯丁上汽车的时候,旁边陪着这么一个小东西,红红的皮肤,头上长着两只犄角,底下的一只脚还是象征着魔鬼的马蹄子,后边拖着一根长着一撮毛的长尾巴,说不定还会引起一阵骚乱呢:或者外边下雨的时候,请个朋友到家里来吃饭,这个小东西一抖翅膀,很可能会让大家感到惊慌不安。
  除此之外,小鬼儿跟大多数九岁的孩子没有什么太不一样的地方。当然他不是真的九岁,而是刚过完他的二百一十一岁生日,但是在鬼那里这个岁数不算什么。因为他们比咱们人类岁数大得多。确实,大得多得多。
  但是,除了那火红色的皮肤,头上的两只犄角,一对大蝙蝠翅膀,冷的时候可以把这对翅膀像黑色薄大衣一样裹在身上,除了那根带着一撮浓毛的长尾巴和那只马蹄子脚,小鬼儿就是一个完全普普通通的小鬼孩儿。有时他妈妈亲切地叫他撒旦烤肉。说真的,他也不完全明白为什么妈妈这么叫他。他爱笑,老是喜欢捉弄人。小鬼儿还是挺愿意上鬼学校的(大多数情况下,不是太愿意),也能带回家一些好分数(大多数情况下,他带回家的分数还是不错的)——他跟尤斯丁还有另外一点相似的地方:他也有一个没人知道的朋友。
  尤斯丁一点儿也想不起来,他和小鬼儿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当他第一次看见小鬼儿的时候,他着实吓了一大跳,这是不言而喻的——谁会突然面对一个活生生的鬼而不害怕呢?但是没过多久他就发现,这个小鬼儿的相貌对他来说并不重要。 而性格方面…… 是啊,在这方面小鬼儿也许有一点儿变异,因为他跟鬼完全不一样。
  尤斯丁有时带小鬼儿回家——只有当他完全肯定家里没有人的时候。因为有一次,尤斯丁和他这位看不见的朋友正忙着在房间里用积木搭一座大城堡,想搭完以后再哗啦啦地将它推倒,这时妈妈突然闯了进来。她看见儿子一个人坐在一堆积木中间,起劲儿地跟什么人聊天,可那儿根本就没有第二个人,她心里很是纳闷儿。她什么话也没说,但是她那奇怪的目光没有逃过尤斯丁的眼睛。他也发现妈妈晚上跟爸爸谈了这件事,谈话以后爸爸也那么异样地看着他。
  尤斯丁自己对此没做什么解释。他爸爸是位作家,在他写的故事里不仅有鬼,还有各种各样奇怪的东西。爸爸安慰妈妈,让她别大惊小怪的,他认为,幻想太多总比幻想太少好。
  尽管如此,从那以后尤斯丁一定要完全确定家里没有人时,才把小鬼儿带回家。
  当然让尤斯丁最高兴的是,小鬼儿带他去小鬼儿自己的家。这确实令人激动,但也有危险。正因为有危险,才叫人格外兴奋。
  小鬼儿跟他的家人一起住在火地岛上一座还没有完全熄灭的火山里。虽然这个火地岛不是人们可以在地图上找到的位于南美洲最南端的那个火地岛,那个地方只是叫火地岛而已,实际上那里一年四季大部分时间都被冰雪覆盖着——而小鬼儿跟他的家人一起住的这个地方是名副其实的火地岛。这里总是很热很热的。这里居民的语言中压根儿就没有“冬天”这个词。
  这里山很多,所有的山都是火山。河里流淌的不是水,而是散发着可怕的臭鸡蛋气味的东西。而且还咝咝不停地冒着气泡。火地岛的天空常常被火山的烟雾熏得黑黑的,而且暴风雨天气接连不断。又是闪电又是雷鸣,却不见一滴雨落下。
  当尤斯丁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时,他相信小鬼儿他们一家人是住在地狱里。他向小鬼儿询问时,小鬼儿只是伤心地摇着头,他那样子就好像有什么事儿似的,他那低垂的目光让尤斯丁问不下去了。
  显然鬼也有他们自己的秘密。
  小鬼儿很少带他回家,跟尤斯丁一样,他也有自己的原因:因为鬼绝对能看见人。小鬼儿曾经用最不吉利的话向尤斯丁描述了他们将会有什么样的遭遇——假如让他爸爸逮住的话。但是小鬼儿的爸爸看上去根本没有这么坏。虽然在小鬼儿急着把他带走之前,尤斯丁只看了小鬼儿爸爸一眼,但是他还能清楚地回忆起这个大高个子、灰白头发的老鬼,他并不怎么让人感到害怕,反倒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的眼睛里同样闪烁着那种总想调皮捣蛋的亮光,这也正是尤斯丁喜欢小鬼儿的地方。他根本不相信,小鬼儿的爸爸逮住他会拿他怎么样。但是也许会给小鬼儿惹来一大堆麻烦,毕竟这是他所不愿意看到的。
  于是他们行动非常谨慎,只有当家里没人,而且还要小鬼儿认定不会发生什么事儿的时候,他们才去拜访这座旧火山。
  小鬼儿认定不会发生什么事儿,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在这一点上,小鬼儿跟一个普通的小男孩没有什么区别:他总是认为自己比所有的大人都聪明。有那么很长一段时间也确实是这样。 但不是永远这样。 什么时候不是这样呢?就是小鬼儿——也包括尤斯丁——开始真的遇到了问题的那一时刻……   尤斯丁本来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九岁小男孩,跟大多数九岁小男孩一样,他还是挺愿意上学的(大多数情况下,不是太愿意),也能带回家一些好分数(大多数情况下,他带回家的分数还是不错的),夏天他喜欢骑自行车,还有一大堆好朋友。总而言之,他完全是一个普通的男孩儿,跟你和我一模一样,可以这么说。
  惟一特殊的地方是他有一位朋友(但是这一点没有人知道)。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朋友,不是那种在学校里或者放假时就能结识的朋友,也不是那种下午约到一起去玩耍,或者夏天一起去露天游泳场、一起去踢足球的朋友。
  确切地说,他根本就不是小男孩。
  当然也不是小女孩。尤斯丁的这位秘密朋友是一个小鬼儿。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不能对任何人谈论这位朋友的原因之一。另外一个原因是,任何人都看不见这个小鬼儿,除了他。
  也许这样更好。假如尤斯丁上汽车的时候,旁边陪着这么一个小东西,红红的皮肤,头上长着两只犄角,底下的一只脚还是象征着魔鬼的马蹄子,后边拖着一根长着一撮毛的长尾巴,说不定还会引起一阵骚乱呢:或者外边下雨的时候,请个朋友到家里来吃饭,这个小东西一抖翅膀,很可能会让大家感到惊慌不安。
  除此之外,小鬼儿跟大多数九岁的孩子没有什么太不一样的地方。当然他不是真的九岁,而是刚过完他的二百一十一岁生日,但是在鬼那里这个岁数不算什么。因为他们比咱们人类岁数大得多。确实,大得多得多。
  但是,除了那火红色的皮肤,头上的两只犄角,一对大蝙蝠翅膀,冷的时候可以把这对翅膀像黑色薄大衣一样裹在身上,除了那根带着一撮浓毛的长尾巴和那只马蹄子脚,小鬼儿就是一个完全普普通通的小鬼孩儿。有时他妈妈亲切地叫他撒旦烤肉。说真的,他也不完全明白为什么妈妈这么叫他。他爱笑,老是喜欢捉弄人。小鬼儿还是挺愿意上鬼学校的(大多数情况下,不是太愿意),也能带回家一些好分数(大多数情况下,他带回家的分数还是不错的)——他跟尤斯丁还有另外一点相似的地方:他也有一个没人知道的朋友。
  尤斯丁一点儿也想不起来,他和小鬼儿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当他第一次看见小鬼儿的时候,他着实吓了一大跳,这是不言而喻的——谁会突然面对一个活生生的鬼而不害怕呢?但是没过多久他就发现,这个小鬼儿的相貌对他来说并不重要。 而性格方面…… 是啊,在这方面小鬼儿也许有一点儿变异,因为他跟鬼完全不一样。
  尤斯丁有时带小鬼儿回家——只有当他完全肯定家里没有人的时候。因为有一次,尤斯丁和他这位看不见的朋友正忙着在房间里用积木搭一座大城堡,想搭完以后再哗啦啦地将它推倒,这时妈妈突然闯了进来。她看见儿子一个人坐在一堆积木中间,起劲儿地跟什么人聊天,可那儿根本就没有第二个人,她心里很是纳闷儿。她什么话也没说,但是她那奇怪的目光没有逃过尤斯丁的眼睛。他也发现妈妈晚上跟爸爸谈了这件事,谈话以后爸爸也那么异样地看着他。
  尤斯丁自己对此没做什么解释。他爸爸是位作家,在他写的故事里不仅有鬼,还有各种各样奇怪的东西。爸爸安慰妈妈,让她别大惊小怪的,他认为,幻想太多总比幻想太少好。
  尽管如此,从那以后尤斯丁一定要完全确定家里没有人时,才把小鬼儿带回家。
  当然让尤斯丁最高兴的是,小鬼儿带他去小鬼儿自己的家。这确实令人激动,但也有危险。正因为有危险,才叫人格外兴奋。
  小鬼儿跟他的家人一起住在火地岛上一座还没有完全熄灭的火山里。虽然这个火地岛不是人们可以在地图上找到的位于南美洲最南端的那个火地岛,那个地方只是叫火地岛而已,实际上那里一年四季大部分时间都被冰雪覆盖着——而小鬼儿跟他的家人一起住的这个地方是名副其实的火地岛。这里总是很热很热的。这里居民的语言中压根儿就没有“冬天”这个词。
  这里山很多,所有的山都是火山。河里流淌的不是水,而是散发着可怕的臭鸡蛋气味的东西。而且还咝咝不停地冒着气泡。火地岛的天空常常被火山的烟雾熏得黑黑的,而且暴风雨天气接连不断。又是闪电又是雷鸣,却不见一滴雨落下。
  当尤斯丁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时,他相信小鬼儿他们一家人是住在地狱里。他向小鬼儿询问时,小鬼儿只是伤心地摇着头,他那样子就好像有什么事儿似的,他那低垂的目光让尤斯丁问不下去了。
  显然鬼也有他们自己的秘密。
  小鬼儿很少带他回家,跟尤斯丁一样,他也有自己的原因:因为鬼绝对能看见人。小鬼儿曾经用最不吉利的话向尤斯丁描述了他们将会有什么样的遭遇——假如让他爸爸逮住的话。但是小鬼儿的爸爸看上去根本没有这么坏。虽然在小鬼儿急着把他带走之前,尤斯丁只看了小鬼儿爸爸一眼,但是他还能清楚地回忆起这个大高个子、灰白头发的老鬼,他并不怎么让人感到害怕,反倒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的眼睛里同样闪烁着那种总想调皮捣蛋的亮光,这也正是尤斯丁喜欢小鬼儿的地方。他根本不相信,小鬼儿的爸爸逮住他会拿他怎么样。但是也许会给小鬼儿惹来一大堆麻烦,毕竟这是他所不愿意看到的。
  于是他们行动非常谨慎,只有当家里没人,而且还要小鬼儿认定不会发生什么事儿的时候,他们才去拜访这座旧火山。
  小鬼儿认定不会发生什么事儿,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在这一点上,小鬼儿跟一个普通的小男孩没有什么区别:他总是认为自己比所有的大人都聪明。有那么很长一段时间也确实是这样。 但不是永远这样。 什么时候不是这样呢?就是小鬼儿——也包括尤斯丁——开始真的遇到了问题的那一时刻……
图书评论
请先 登录 后,再评论吧
暂时没有关于这本书评论,您先来个沙发吧!
  • 主题书单
网上借阅,送书上门 阅读导师,专业指导 万册绘本,汇聚经典 全国用户,幸福接力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借阅流程约翰快报加盟合作
版权所有 2010 - 2015 ©hui-b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37号-1